谋划(7)

    12、

    人有的时候很奇怪,比如疾病,你越把它看的不得了,就越被它压的喘不过气,反过来如果你工作超忙,没有时间去生病的时候,越重的病越容易很快好起来。

    第二天早上我起床的时候,头也不疼了,也不发烧了,什么事儿都没有,这着实让我欣喜半天,起来一看,军子已经从公司回来了。

    “万恶的资本主义啊!”军子看见我起床,马上冲我嚷嚷。

    “嘿嘿,被老陈那孙子又榨取了一次吧!”

    “这孙子,告诉我这个月一分钱工资都没有,这让我怎么活?”军子愤愤地。

    “还不都一样,昨天我请假,老陈也这么跟我说的。”

    军子听到这个,好像平衡了很多:“连你也一样的待遇啊,那就难怪了,算了,不就是几千块钱的问题嘛,大不了这个月跟着你蹭吃蹭喝。”

    “你丫蹭吃蹭喝的次数还少啊?我真怀疑自己当年干嘛要从地下通道把你捞出来,这简直成了我这一辈子最大的遗憾!”

    “你要不捞,那你的遗憾就更大啦!”军子依然嬉皮笑脸。

    “靠,见过无耻的,没见过你这么无耻的……”


    一个小时后,我和军子坐在了北四环的一个房屋中介公司里。

    张雨原本的意思是直接在中关村找一办公室,用来成立我们自己的工作室,但是我觉得找一写字楼太不划算,旅游搜索这个Case还在我们脑海中没有成型,没有必要找那么好的地方,等东西全部开发出来,推广的时候,再找一写字楼,让VC投资商看起来也像那么回事。

    “志新北里有一两室一厅的房子,居家商用都是可以的,上个月就有几个外地到北京创业的小伙子在那里租了一套一样户型的房子,而且价格也不高,2400一个月,最适合你们这种刚刚出来创业的小伙子了!”中介公司的大姐唾沫横分的给我们介绍她的房源,那意思给人感觉好像天安门广场中心盖一房子也就不过如此了,过了这个村儿可就没这个店。

    “大姐,这房租多长时间一交?”我比较关心这个问题,因为现在要找的这个房子肯定仅仅是个过渡,租的时间长了,一个是不划算,另外一个问题就是到时候搬出去就没有用了。

    “最少仨月,交三个月房租,压一个月押金,这个也不是我们说了算的,人家房东的意思就是这样。”她使劲从脸上挤出一种好像很为难的表情。

    我犹豫了一下,问她:“我们能看看房子吗?”

    “当然可以,现在马上就可以!”看到我们这么快上钩,那胖大姐忽然变的很兴奋。


    房子总体看上去还是很不错的,虽然是旧楼,但房东为了出租,特意重新粉刷了房子,而且这地儿离着物美大卖场也很近,采光也不错,我和军子互换了个眼神,就打算定下来了。

    “大姐,您看我们刚毕业,也没什么钱,再说了,您也是经过创业阶段的,您知道现在我们得多需要钱啊,您看,能不能帮我们跟房东商量一下,这房子便宜点。”砍价这事情军子很在行,所以军子自告奋勇的跑到胖大姐的身边和她计较。

    “这个……小伙子,也不怕告诉你,这房子房东就是我本人,这么说吧,之前有好几拨人找我,也说价格低一点,但是我就一直都没答应。”

    敢情自己的房子也放在中介,怪不得这么积极的跟我们推荐这屋子。

    “大姐,您看我们的确也没什么钱,您就让一点呗。”军子穷追不舍。

    胖大姐沉思半天,然后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一样:“这样,你俩先在屋子里等我一会,我给我家那位打个电话,看看他的意思。”

    “成,那就拜托您啦!”军子回头冲我一眨眼。


    趁着胖大姐在在阳台上打电话,我走到窗边,遥望着远处的景色,忽然感慨万千。

    “军子,咱来北京这么长时间了,你喜欢北京吗?”

    军子走过来,疑惑的看看我:“你丫发什么神经,咱现在靠在天子脚下,吃北京的,住北京的,干嘛不喜欢?”

    我一笑,转头不语,接着看着窗外。

    来北京三年了,这三年里,这个城市带给我了太多的欢乐和忧伤,每天我的身边都会发生一些或开心或沉重的故事。快节奏的生活,早已让我忘记了初来北京时的雄心壮志。我记得小的时候,我父亲对我说:“男人,就应该有锐气,无时无刻让别人感觉到你锐不可挡。”可是我现在却只是沉迷在这个城市花花绿绿的生活中,往日的锐气在很久以前已然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曾经很多次想过自己创业,但是天性懒散让我对创业这样的事情毫无信心。而现在,“创业”就要来了,我真的能接受这样的挑战吗?这个城市中那么多创业的人,成功的却只占少数,我会成为这些成功人士中的一员吗?如果失败了,我会不会和那些赔的血本无归的股民一样,从此失去自我,就此低迷呢?

    看看周围的人,老李做程序都十几年了,但是依然享受在给别人打工的小快乐下,以他的实力,以他的资金水平,想要创业简直易如反掌,但是他为什么没有自己创业呢?再看看那些已经创业的人,比如陈君汝,表面上看去事业中天,可是面对新项目的时候,不照样也是一筹莫展。

    我忽然有些信心不足,于是拿起电话,拨通了张雨的电话。

    “小雨,在哪儿呢?晚上要是没什么事儿,我想找你聊聊。”

    “是关于项目的事吗?”张雨好像正在开会,压低声音说。

    “不是,就是特想和你聊聊。”

    “行,那晚上下班你来我公司接我,咱俩出去坐坐。”


    放下电话不一会,胖大姐也挂断了电话,快步走到军子面前:“小伙子,房租确实是不能再减了,因为在志新北里这个价格确实算是便宜的了,不过,我把您二位的情况跟我家那口子也说了一下,我俩打算,就不收您二位的中介费了,因为房子是自己的,所以中介费也就可有可无。”

    这大姐是豁出去了,为了赶快把自己的房子推出去,什么话都能讲的出来,她当这租房和菜市场买菜送塑料袋一样了。我忽然心里一沉,这房子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很长时间以后,我无意间从朋友那里知道,这间屋子果然出过事:一个大学生考试作弊,结果被扣发了毕业证,这大学生想不通,于是从这里纵身一跃。但这都是后话了。

    军子一听这话,马上接过胖大姐的话头:“大姐,这可是您说的啊,免中介费,只是交三押一,对吧!”

    胖大姐点点头:“没错,你们要是看得上这房子,咱这就可以签合同。”

    中介这玩意的存在确实方便了不少找房子的人,但是中介费确实有些偏高了,每次成功介绍的中介费等价于一个月的房租,这确实有些不合理,如果这项可以免掉,就房子本身来说,这个价位也算便宜。

    “行吧,就这儿了,我也懒得再去别的地方,再说大姐给的条件确实优厚。”说完,我拿出一万块钱,抽出去四张装回兜里,剩下的给了胖大姐。

    一看到钱,胖大姐脸上的笑更灿烂了,本来被肥肉挤的变小的眼睛这下干脆成了一条线:“这是合同,您签个字,房子就是您的了。”

    在合同上签下“吴颖”两个字的时候,我忽然有一种大义凛然的感觉。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创业,我也来蹚你的浑水了!


    13、

    下午五点多的时候,我站在了张雨公司的楼下。军子说今晚他们四川老乡有个聚会,就没和我一起来。没过一会,她便出现在写字楼的门口。

    “早上你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正开会呢,听你心情好像不太好,搞得我这一下午心神不宁的,你怎么了?”

    “没事,”我笑笑“就是忽然有些信心不足,想找张大美女给我打打气儿。”

    “你可不能信心不足,整个儿旅游的这个Case和我自己公司的Case都等着你来做呢!这可是连锁效应,一个做不好,另外一个可就完了!”张雨显得很担心。

    “放心,没事儿,有你给我打气,我一定可以应付过来的。”

    “那就行,走,吃饭去。”张雨转身向停车场的地方走去。

    “随便吃点,然后带你去看看我今天租的房子。”我在后面喊她,结果被路人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们。


    吃晚饭到志新北里新租的房子里,已经八点多了,其实并不是吃饭花的时间长,而是路上堵车让我们耽误了很多的时间。

    虽然在路上我给张雨说了半天关于房子的问题,但是当她看到房子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欣喜的喊了起来:“这就是我心目中理想的工作场所啊!”

    “你心目中的房子就是这样的?”我笑了起来。

    “对啊,一间屋子是工作间,有沙发,有落地的大窗户,应该还有很多的布娃娃,还有一间休息室,有电视,还有床,厨房里面什么都有,冰箱里全是果汁,太好了,吴颖,让你办事我真放心。”

    小女生就是这样,只要看到一个舒适的环境,马上开始憧憬这里应该还有什么,张雨在三个屋子里转来转去,一会说:“这里明天买个大沙发”,一会又说:“这个地方还缺个茶几。”小小的三间屋子她整整转了十几分钟。

    “对了,你给我帐上的十万块我还没动,今天租房子的钱是你前几天给我的那笔钱,我懒得去银行,所以就用那个钱了。”

    “那怎么行?专款专用啊!”

    “没事儿,就当是我参股了呗,以后再有钱,再投进去。”我摆摆手。

    “那你现在没钱了吧,你这个月请假,又没有工资,要不要我把我公司Case的尾款先给你一部分?”说着就要去拿包。

    “别介!”这丫头当我是月光族,一点存款都没有了“我再没钱,吃饭的钱还是有的,你别担心,再说了,你要给我钱,就好像我问你要一样的,多丢男人份儿啊!”

    张雨没管我,从钱包里拿出一叠红色的钞票,看上去至少有2000块,然后扔到我的面前。“别在我面前别提什么男人的份儿之类的话,男人不也得吃饭睡觉,不也是人类吗?这些钱你先拿着,算我借你的,等到你赚钱的一天,还给我就行了。”

    我没办法,只好先把钱拿起来,小声嘀咕一句:“看来从今天开始我也过上水深火热的日子啦。”

    “为什么?”张雨一脸的迷茫。

    “明天各家厕所小报就会在八卦版登出信息:‘北京某高级互联网产品策划师被富婆包养——中国互联网寒冬是否真的到来’”

    “去,谁包养你了,你吴大才子都名草有主了,那里轮得到我包养?”张雨边拉包上的拉链便说。

    我接着调侃:“怎么听着张大小姐说话的味道里有着浓浓的山西陈醋味道啊?”

    “少来,我吃醋也吃不到你这儿来啊!”

    我看了看手里的钱,叹了口气装到上衣兜里,然后说:“吃着妖怪的饭就得跟着妖怪转,张大美女,您吩咐工作吧!”

    “你才是妖怪呢!”张雨笑了起来“我是妖怪也是白骨精,吃人肉喝人血的,吴颖!你就等待着被我剥削吧!”

    “只能这样了,谁让我一辈子被剥削的命呢?万恶的张雨啊!”


    闹了一会,看到时间不早,张雨就提议回去了,出门的时候张雨问我:“你今天和夏涛他们联系了吗?”我摇摇头:“没有,今天出来转了一天,不知道他们在忙什么。”张雨点点头:“今天下午夏涛和我在网上聊了一下,大概说了说这个项目的技术流程,我也不太明白,就让他直接跟你沟通了。”我心想,夏涛这小子怎么忽然变的这么主动了,难不成是被我眼前这女孩又吸引了?想到这里,我嘿嘿一乐,张雨看到我莫名其妙的笑,就问我:“你还没退烧吧,干嘛傻笑?”

    “没事,我就是在想,夏涛这小子从来没这么主动的汇报工作过,看来还是张大美女的魅力惊人啊!”

    “你少来!”张雨给我背上一拳,“人家说的可句句都是工作。”

    “都说什么了?”我笑着问她。

    “他说今天早上给你们公司开发部的同事以学习交流的名义开了个会,对你提出的那个数据重组做了个分析和研究,最终得出的结论是:机器永远比不上人类,语法这类的东西,最好还是经过二次人工重组比较好一点。”我点点头,“是啊,这就是技术中一个最麻烦的东西,SEO做的再好,网页内容不通顺,搜索引擎也不会喜欢的,但是人工重组确实太累人了,要是真的要这样做的话,得找个能吃苦的人编辑去做这些工作。”

    “这个我赞成,我的意见是,你最近几天先把这里装扮的更像个办公室,然后物色几个编辑,做二手准备,一旦技术上处理不了,咱们就可以人工处理,反正这个Case也主要是为了风投才做的,要是最终风投进来,我们就可以成立公司,风投进不来,我们也可以把这个Case卖给有实力的公司,把包袱扔给别人。”张雨不亏久经商场,知道量力而行这句话的分量。

    “嗯,这个想法不错,不过我还是会尽量想出点别的办法让这个采集到的内容又伪原创,又省时省力,至于编辑是一定要招聘的,到什么时候也用得着。”

    “行,明天我把公司的一些事务交给另外的一位副总,我也请几天假,咱俩一块忙,进度可以快一点。”

    “太好了!”多一个人帮我,我自然开心不已,“那夏涛和老李的事情怎么办?”

    “他俩现在的状态我也挺头疼的,我个人比较希望他俩人能从你们公司跳出来,专心做咱们自己的Case,但是咱们的这个Case也仅仅是试验,要是成功的吸引到风投,那皆大欢喜,你们几个人就都可以跳到新公司,但是一旦失败的话,之前的公司又回不去,到时候就麻烦了。”

    “嗯,这也是个麻烦事,我本来想再招两个大学实习生,一来可以给夏涛和老李帮忙,第二咱们也不用太操心他们以后做什么,反正就暑期实习,实习完了就走人,到时候发个下学期的学费,也能让丫乐的屁颠的,但是一想大学生又没有什么经验,所以这事儿还得和你商量一下。”张雨听到这里,一乐:“看来你是无时无刻不想着剥削别人啊!这大学生哪是给夏涛他们找的啊,纯属你自己给自己找下属呢。”

    “谁说的!”我赶忙解释“找实习大学生最大的好处就是认真踏实,他们盼着到时候暑期实践报告上我们大笔一挥写个‘优’呢!”

    她沉思了一会,问我:“可是咱们的工作室现在完全是皮包公司,什么都没有,人家凭什么相信你啊?”“笨!你们公司不是公司啊!以你们公司的名义去招聘啊,另外,咱们工作室完全可以挂靠到你公司名下,作为一个外包工作室,一下子什么手续都免了,岂不两全其美乎?”

    “少拽文啦!你的想法不错,明天我就办成立工作室的东西去,你就先买设备吧,电脑什么的,明天全部采购齐全,明儿一早我叫我司机找个大点儿的车去接你。”


    本来张雨要送我,但我谢绝了,因为我比较喜欢晚上在北京城四处溜达,然后乘最后一班城铁回家。

    路过马文婷家的时候,我忽然很想下车去看看她,不过这个念头只是闪了一下就停住,因为我知道,纵然我和马文婷前世有耳鬓厮磨的往事,但毕竟,今生我已经有了李爽这样的好姑娘陪伴在我身旁,何况前世的姻缘,早已在奈何桥被孟婆汤洗涤干净,今生,还是好好把握自己身边的女孩罢。


    14、

    第二天一早七点多电话铃就响了起来,拿起一看,是张雨打来的。

    “颖子,起床啦,一会司机就出门儿了!”电话那头的她精神百倍,不过我因为没有睡醒的原因,连眼睛都睁不开。“大姐,你也太强悍了,才几点啊……”我实在懒得这么早就起床。

    张雨一听就知道我还在床上,马上跟我嚷嚷:“你个懒虫,太阳都晒屁股了,还不起床,你忘了今天要去买设备呢?”

    “怎么会忘了,只是太困了,昨晚上睡觉都三点了。”我没敢说头天晚上是因为玩极飞才到三点,结果这丫头果然上当:“Case重要,身体也重要啊!这样吧,我一会再让司机去,你再睡会。”

    “不了,我这就起来。”毕竟是因为玩游戏才这么困,我有点不好意思耽误正事。

    “那这会司机去找你,中午争取办完事,你就回家睡一会吧!”

    “买设备你来不来?”我打算拉上她,免得我买的设备她看不上眼。

    “你先去,我一会就过来。”

    “成,那买了设备我就回家睡觉了哦!”忽然有些想调侃一下她,于是我说“大清早的你搅了我的清梦,下午罚你哄我睡着,嘿嘿。”

    “那怕什么,只要你舍得死,我就舍得埋!”


    张雨公司的司机老刘师傅到我楼下的时候已经九点多了,他跟我说了很多句对不起,并说明是因为早上堵车才会这么晚,搅扰了我睡觉很是抱歉。我当然不能说什么,人家是来帮我办事的,而且他的年龄和我父亲相当,对于长辈,就算有意见我也不能说什么。

    还好去海龙的路上没有堵车,我们很顺利的就到了海龙楼下,倒是找车位让我们费了好半天劲。总算找到车位,到海龙门口的时候,张雨已经在那里等我们。

    “怎么这么长时间?”张雨一脸的严肃,完全没有了在我们面前那种温柔,我暗想,这女孩儿可真不简单,这么年轻就能做到副总的位置,怕是和这样的双重性格有很重要的关联吧。

    老刘一个劲的解释,可是张雨并不搭话,最终还是我帮老刘解了围:“你别怪刘师傅了,早上他过来的时候路上堵车,我又磨蹭了半天才出发,过来以后又找不到车位,所以才会这么晚。”

    “知道堵车就绕路走嘛!”张雨小声嘟囔了一句,然后对我说:“走吧,赶紧去买了运过去,你没休息好,早点办完事早点放你回去睡觉。”说完转身进了海龙电子市场。老刘看看我,悄悄对我说了一声“谢谢!”

    转身跟着张雨进了电子市场,她径直走到一家买台式机的店面,那里有个胖老板远远看到张雨,赶紧起身打招呼:“张总,您来啦,今儿买点什么?”张雨打开手提包,拿出两张纸:“这里面一张是服务器的配置,一张是工作机的配置,服务器一台,工作机三台,尽快给我装好。另外,给我找三张质量好一点的电脑桌,要快,别说你这儿没有,想办法给我找出来。”那胖子赶紧唯唯诺诺的接过配置单,喊着自己的手下去装机。

    “你可真有范儿,但愿以后不会用在我身上。”我小声对张雨说。

    张雨一吐舌头:“只要你安心做好这个Case,以后让我听你的都行,肯定不会对你这样的。”

    电脑很快就装好了,电脑桌也在最快的速度里被搬到车上,前后花了不到一个小时,我们的车就行驶在了回程的路上。

    “你是双子座的吧!”我问坐在旁边的张雨。她一回头,奇怪的看着我:“对啊,怎么想起来问这个?”我一乐:“你可是双子座的绝对形象代言啊!”这时候张雨才明白过来我在说什么,于是用手机写了一句话,发到我的手机上。

    “等会人都走了以后告诉你为什么对别人那么凶,嘻嘻。”

    车子很快到了志新北里,张雨变戏法一样的叫来了几个临时工,七手八脚的把电脑和电脑桌搬进了屋子里,完成一切后,她指指老刘:“你先回去,回公司把我的车开过来,放到楼下给我打电话就成了。”老刘赶紧答应,跟我说了声再见,关门离去。

    看着门“啪”的一声关上,张雨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累死我了,每天在公司都得板着个脸,都快成更年期了!”

    “其实你不用对你的那些员工和供应商那么凶啊。”

    “唉,你不知道,我刚到公司的时候谁都不服我,连清洁工都敢跟我顶嘴,看着我年龄小,就以为我什么都不懂,没办法,只好把自己的事情都做好的同时,每天都板着脸,让他们看到我就觉得有压力,否则这公司我没法管理了。”

    我忽然明白了“弱肉强食”这句话的原委,一个这么年轻的女孩,闯荡北京本来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想要管理好一个公司,想要服众就更不简单了,但是张雨却做的完美无缺,也着实为难这个原本应该无忧无虑的女孩了。

    “你要是累的话可以先在沙发上躺一会,一会老刘把车送过来我就送你回家。”张雨看着我说。

    “不用,我还是先把电脑都摆放好吧,反正现在也没什么事,早上转了一圈,反倒不困了,干点活,下午才睡的好。”说着我开始拆电脑的包装箱。

    “军子呢?怎么没看到他和你一起来?”

    “他们老乡聚会,估计是喝的天旋地转,昨晚就没回来,今早给我发了一信息,说老家来了一亲戚,让我跟你请假呢!”

    其实军子昨晚是遇到了一个大学时的前女友,两人谈的投机,旧情复发,今天去密云享受野鹤闲云的两人世界去了,军子这样的男人,变心比早泄男人射精还快,我早就习以为常了,但是这消息可不能告诉张雨,虽然我和军子一见面就斗嘴,但是也算是不折不扣的好兄弟,可不能这样就把兄弟出卖了。

    “没事儿,反正这几天也没什么事,等项目正式上线了可不能再这样了。”张雨摆摆手,忽然想起来什么“你要是有事的话,这几天也可以去办你的事情,不必太在意这边的。”

    我摇摇头:“我能有什么事,大学同学早已不再联系了,女朋友在廊坊还得十天八天才能回来,我孤家寡人一个,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吃饭睡觉,剩下的时间全部交给咱们的Case了。”

    “你女朋友经常不回来吗?”她低着头,玩着手机上的挂饰问我。

    “她比较忙,全国各地到处出差,一年到头在北京的时间加起来连一个月都没有,一般都是出差一个月,休息一两天,然后又走了。”

    “那你的生活起居谁照顾?”张雨抬头看着我。

    “我还能谁照顾,自己照顾自己呗,衣服脏了送到洗衣房,肚子饿了叫外卖,屋子脏了叫家政,也没有什么需要照顾的,反正现在这个时代,只要准备好人民币,生活中的所有问题都能解决。”

    “老叫外卖对身体不好的,以后你女朋友不在的时候,只要我有时间,我就做你的免费厨师,让你吃得饱饱的给我做Case!”张雨笑嘻嘻的对我说。

    “完了,这下是彻底被你给包养了……”我一下子坐在地上,张雨拉起我,在我背上打了很多下。

    “你说谁包养你啦?”

 

已标记关键词 清除标记
相关推荐
©️2020 CSDN 皮肤主题: Age of Ai 设计师:meimeiellie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