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划(2)

 

3

那天晚上我们在钱柜一直吼歌到凌晨三点,小萌靠着军子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小雨也靠着一个单独的沙发睡着,只有我一个人看点播器里的无聊电影一直到天亮。

第二天早上我和军子回到公司的时候,打卡时间早就过去了将近半个小时。

在公司楼道的转角处,我一眼就看到老陈正在公司门口和前台的马文婷调侃的风生水起。一瞧老陈脑满肠肥的龌龊模样,再看看他旁边身材单薄的马文婷,我忽然开始在心底咒骂资产阶级的万恶。公司上下五十个人,女同胞算上扫地的张嫂在内才七个,结果让老陈拍了个遍。妈的,老板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做禽兽吗?

此时身边的军子早已激愤万分,用纯正的四川话骂道:“格老子的,好肉全让狗叼了!这个龟儿子这么早来,就是为了调戏这婊子!”

军子骂老陈带上马文婷是有依据的,早在军子初来公司不到一周的时候,马文婷曾经出于礼貌给军子倒过几次水,结果军子会错意,以为这丫头片子想挂他,于是周末约马文婷一起看电影,谁想马文婷带着自己的男朋友一起赴约。军子因为此事忌恨马文婷很久,一直到现在军子和我聊天时,我一提马文婷,他就会说甭提这婊子,窝心!不过我始终认为这是人类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的突出表现。

忽然想起来,由于最近这段时间老陈不怎么在公司,好多公司同事都开始迟到早退,昨天晚上下班前马文婷偷偷告诉我今早老陈会很早来公司,抓迟到的现行,我怎么把这茬忘了!

老陈一抬眼就看到了愣在公司门口的我和军子。

“小吴、小李啊,公司的规章制度写的很明确哦,你们怎么可以到现在才来上班?尤其小吴,你是公司的首席策划师,多少人看着你呢?!你们两个到我办公室来一下!”

我一直认为去老总办公室和上学 时被 老师叫到办公室是有异曲同工之妙的,唯一的区别就在于——在老板办公室你可以坐着听训,而老师办公室则不行。

老陈是一个很罗嗦的贵州人,我在没有到这家公司上班之前所接触贵州人都是很豪爽的,没成想到老陈这里成了特例。这场再教育一直持续了一个小时才结束,等回到我自己的位置时,时针已经指向了10点整。

老陈发火是因为他交给了我一个策划案,半个月了我还没有做完。这段时间公司打算开发一个SNS类的社区网站,让我尽快出一份开发策划案。其实我觉得这东西根本没有必要再去开发,康盛创想的UCenter Home已经做的很好了,只需要下载后稍作修改,接着全心考虑主题以及推广方案即可。可是老陈认为UCenter Home已经被很多人使用,有点用烂了的意思,与其吃别人吃过的馒头,不如自己再蒸一锅窝头,反而味道会更好一些。

所谓的SNS,英文全名Social Network Service,是互联网发展多年后产生的帮助人们建立社会性网络的产物。虽然这玩意出现时间不是很长,但是因为可以让用户通过同样的经历、同样的主题认识更多的陌生人,而这个陌生人,或许会给你带来更多的帮助。这也就是为什么SNS让更多人接受的原因——不管商业也好,生活也罢,保持点适当的新鲜感总是能带来很多的好处。

老陈的意思是,我们新开发的平台需要脱离目前为止大多数SNS提供的商业社交圈子,让这样的服务更加接近年轻人,接近90后,这样才能让网站产生利益。但是,大多数人心目中的SNS还是为了能认识更多可以给自己事业帮助的人,而现在90后关注的东西,除了游戏、异性之外,似乎没什么能让他们提起兴趣了。

当然,娱乐化的SNS还是有不少的,例如校内、海内之类,最出名的就是某年轻人社区,这个网站虽然主旨是提供社交网络,让年轻人认识更多的年轻人,可是做来做去,味道就发生了质的变化,这个网站成了名副其实的一夜情介绍平台,其一夜情成功率丝毫不逊色于国内某款舞蹈游戏。

之前我询问过老陈的意见,并且很严肃的对他声明过,贴近年轻人娱乐的东西不是不能做,也不是不好策划,关键是看如何去运营。稍不留神网站就有可能臭名昭著。老陈似乎不怕这个——他当然不怕,丫都有包二奶的心情,还惧怕什么?所以我在做这份策划案的时候,时不时都会怀疑老陈是不是打算做一个二奶介绍平台。

一个出售好友的平台,需要有即时通讯,还需要以爱好、性别、年龄之类的分成无数个小块,一个人的性格、经历在这里要被完全的打散,然后重新组合。不过这倒方便,需要找什么样的人,在这里只要轻点鼠标,马上就可以找到与自己兴趣相投的同志。看来以后我找酒友算是有地方了,不过又要辛苦开发组的同事们。

开发组的组长夏涛是和我同校不同级的大学校友,在公司里和我关系不错,每次老陈一有新的想法,丫就赶紧破费请我去私家菜腐败一番,当然也少不了军子。军子负责用户体验,他一个不满意,开发组就又得没日没夜的改上好几天,所以夏涛一直说我和军子在公司做的就是肥差,只要我俩有什么想法,开发组就得跟孙子一样的勤勤恳恳。我忽然想到,这下我和军子又可以满足一下自己的味蕾了。

果然,不出我所料,夏涛在我想完这些之后不到一分钟就站在了我的旁边。

“吴大策划,晚上叫上李军,我们一起厉家菜?”

厉家菜是北京最出名的私房菜,传说是清光绪年间内务府大臣历子嘉的后裔的私房菜,厉子嘉是清朝的内务府都统,深受慈禧信任。御膳房每天的菜单都由他审批,慈禧、皇上吃的菜,他都品尝过。每次看过菜谱,他都牢记在心,回家后一一记下,晚年整理出一套菜谱。现在 “厉家菜”的主人名叫厉善麟,是首都经贸大学的退休教授。

厉家菜在德内大街羊房胡同十一号,离着中关村虽然不远,但是我不喜欢到那里吃饭,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上什么你就得吃什么,想点菜,门都没有。

“不去,吃饭就是为了吃了心情舒畅,哪有当着孙子吃饭的道理?”我拒绝了夏涛的提议“还不如去森林雨吃火锅,经济实惠,还可以狂饮一番。”

“你丫这辈子算是撞死在酒缸上了!”

“那是,寡人也就这点爱好了,怎么样,有意见没有?没有的话就这么着?”

“行!亏得吴大策划发善心,我岂有不接之理?”

说着夏涛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我偷眼看了一下对面的军子,丫正瞅着我偷笑,自从军子来到公司以后,没少跟着我吃这样的饭,今天又让丫得着了。

我伏下身子,刚打算在网上找一些SNS的网站分析一下,手机短信“滴滴”的响了起来。拿出来一看,是张雨发来的。

“吴颖,您好,不知道中午是不是有时间,我们见个面,有些事情请教一下。”

 

中午大概十二点半的时候,我和张雨在品诺意大利餐厅见了面,我点了一份肉酱多利亚饭,两个烤鸡腿,她只要了一份烤鸡翅,而且对于我的饭量感慨万千。

“你一顿吃这么多啊!”

“那算什么,这还没赶上我饿的时候呢!”我说的这是事实,我曾经在刚到北京的时候创下过一个人点了八个菜,两碗炸酱面,而且全部一扫而空的光辉记录,今天主要是为了能给张雨留下个好印象,还特意少点了点东西。

“真牛,我两顿也吃不了这么多。”

“哎,你找我什么事啊?”趁着东西还没上来,我想赶紧把正事先问清楚。

张雨不慌不忙的从黑色的小包里拿出一份资料,摆在我的面前,封面上写着几个字“关于建立中关村商业SNS项目网站的可行性报告”

“靠,又是SNS!”我感慨,中国人就是这样,什么东西要是火了,就一窝蜂一样的跟风,谁都想从这道满是金钱的盛宴中分得一杯羹。

“怎么说‘又’?”张雨一脸的迷惑。

“我们公司最近也在策划一个SNS项目,不过和你这个不一样,主要是面向90后的,我们老大估计又要推出一个一夜情平台了。”

“哈哈,那还好,要不然经过吴大才子策划的案子,我的项目就没有立足之地了。”张雨这丫头没什么别的好处,就这张嘴着实让人心情舒畅不少。

“哪里哪里,你给我看这个做什么?”

“哦,是这样的,我们公司打算做一个中关村范围内的SNS社区,主要是为了让投资者和创业者都能各得其所,现在不是有很多创业者找风投么?VC现在很难找,做这个东西,可以让VC更接近创业者。”

这个主意很不错,我记得上大学的时候,有一同窗好友,热衷于社区网站的建设,后来做了一个全国大学生的社区,没想到居然被他做的有声有色,随着社区规模越来越大,资金上就有点跟不上了,加一台服务器就得上万块现大洋,而这小子第一台服务器是两年没交学费才买的,再后来,多次寻找VC未果,好好的一个网站只好关张大吉。

张雨看我在翻那份资料,接着话题说下去:“现在我们开发部门都已经做好准备,可是正当要做的时候,我们之前的那个首席策划师被人家挖走了,没有精细的策划,就没有好的产品,所以,我想请吴大才子担任我们这个项目的首席策划师。”

在中关村这个地方,只要你交友甚广,就一定会有天大的好处,之前我有好多私单都是通过朋友接到手的,没想到眼前这个小妞,认识我第二天就给我送了这样一份大礼。

“这个嘛……”我心里很清楚做一份策划案所需要的精力,而且最近自己在公司还要有一大堆的东西要做,最主要的是,我可不能让张雨感觉我好像求单若渴一样,该端起自己架子的时候,必须要让别人感觉到你高不可攀。

“吴大才子的顾虑我知道,你放心,这个单子我不会催你的,只要一个月后给我一个简单的策划就可以,而且,酬劳上也不会亏待吴大才子的。”

我忽然觉得这丫头片子和昨天晚上那个一说话就脸红的小女孩简直判若两人,这逼死人的社会现实!

“好吧,美女的面子我是一定要给了,明天我请一天假,去你的公司,和你详细谈谈去。”

张雨听到这话嫣然一笑,然后从手袋里拿出一个厚厚的信封推到我的面前:“这里是一万块钱,等于是给吴大才子的润笔费,等策划案全部上马后,自然还少不了一份心意。”

我也没推辞,说了声感谢就把钱装到我的上衣兜里。

事实就是这样,我和你一网友,见面才两次,有什么好推辞的。这时饭菜端了上来,我们不再讨论工作上的事情,边吃边拉些家常。

午饭差不多用了一个小时才吃完,眼看着上班时间马上到了,我和张雨一前一后走出了餐厅,临走时,张雨问我:“吴大才子今晚又去那里引诱未成年啊?”

“我没李军那厮一样的习惯,今晚只是几个朋友一起喝喝酒,你要是有空的话,邀请你一起参加啊?”

“好吧,今晚我也没什么事,下班后我回家换件衣服,然后打电话给你。”

“对了,你妹妹要是没课,也带上她吧,军子和她好像看对眼了哦!”

“成!”

 

4

一下午的时间很快过去,晚上下班,我和夏涛,还有开发组的老李一起往外走,老李也是个酒鬼,他的酒量和他的PHP功底一样深不可测。走到公司门口的时候,发现军子这厮早就笑嘻嘻的等在电梯门口。

“军子,这么早就下班了,去那里风流快活啊?”我存心拿军子逗闷子。

“呃?今晚不是一起去森林雨吃火锅吗?”军子显然上了套。

“和谁一起去啊?”我接着逗他,旁边的老李和夏涛早已脸憋的通红。

“不是早上就说好的吗?我们一起去啊!”军子顿了顿,忽然发现我们在拿他寻开心,嘿嘿一乐“别闹了,赶紧走吧,晚了就找不到位置了。”

我们三个这才捂着肚子笑成一团。

 

到森林雨的时候不是很晚,刚刚找地方坐下,我的手机便响了,一看号码,是张雨打来的。

“喂,美女,到那里了?”

电话那头好像蛮吵,张雨甚至在喊着说话:“吴颖,我们现在在北洼路这里啊,你们在那里?”

“应该不远,我们在北洼路西里,森林雨火锅!”

“好,等着,一会就到。”

放下电话,夏涛,老李,军子同时用疑问的眼光看着我,我把手机放到兜里:“吃饭没有女客作陪怎么可以?我叫了两位美女过来。”

军子一听有美女作陪,立刻大喊大叫:“你怎么不早说有女孩子来,再怎么说我也得打扮一番啊!”忽然眼睛一转:“我们四个男人,才两个美女,怎么分啊?”

老李赶紧说:“不用,我有老婆有孩子的,和你们年轻人不能比,你们随意。”

夏涛也说:“我有女朋友,实在不行就叫我女朋友过来,吴颖,李军,你们两个正好。”

我乐了,冲着李军说:“就你那熊样,涂三斤化妆品都遮不住你的尊荣,放心,来的人军子你认识。”

“我认识?”

“李小萌和张雨!”

军子一下愣住了:“我靠,我还以为昨晚就我有所斩获,没想到你小子比我还快!”

“那是!”我得意的一笑,“勾搭丫头片子这事情你就得抓紧,步步紧逼,先声夺人。现在这个社会,是个男人就虎视眈眈的瞅着眼前走过的每一个雌性动物,稍不留意,到手的肥肉就成别人的了!再说了,昨晚就军子你对人家李小萌毛手毛脚的,我跟张雨,完全只是朋友而已!”

“你快拉倒吧!”军子不屑,“昨晚你和张雨两个人在银锭桥起码呆了三个小时,就什么都没发生?”

“你以为我跟你似的?见个母猪都恨不得强奸过了再吃肉,吃肉前还要再奸尸一次。”

老李和夏涛两个人不明白我和军子说什么,面面相窥,于是我把昨晚发生的事情跟他们两个简单的说了一下,而且特别强调军子最后和李小萌相依而睡的情节,老李和夏涛听的哈哈大笑。

正当我们讨论正欢时,张雨和李小萌来了,白天我看到张雨的时候,她穿了一身暗色的职业装,现在又换上了一身运动休闲,让人耳目一新。

军子一看到李小萌,马上换了一副嘴脸,感觉全世界都为他所动一样,连叫服务员的声音都变了,又被我们几个耻笑一番,可这家伙丝毫没有停下吹牛的意思,我忽然想起来前几天看到的一个笑话:有一北京爷们当着一河南人的面说:北京城浪大水深,但只要有钱,就没有咱办不成的事!河南人问:给你多少钱你能通行北京城?北京爷们答曰:一百万!河南人谦逊的说:我给你一千万,你把俺爹的照片挂到天安门上成吗?

夏涛点了好几盘肥羊,这家伙和我吃过很多次饭,知道我喜欢吃羊肉,倒是张雨看到这么多肉,皱皱眉头,不过还是什么都没说。我自作主 张为 女士们点了些有利于美容的东西,惹得李小萌大叫我会体贴女孩。

吃饭的过程中军子提议又去刷夜,我没同意,原因是昨晚就一宿没睡,明天我还要去张雨公司讨论策划案的事情,不过我还是退让了一步,同意吃完饭去找个大排档痛饮一番。

埋单的时候是我结的帐,本来夏涛已经掏出钱包,但我一想每次都因为工作的事情花他自己的钱,忽然有些不好意思,争抢半天夏涛也就不再坚持。看到我从兜里拿出厚厚的一摞RMB,军子吃惊不小,连问我是不是打劫了,我回头又和张雨相视一笑。

出了森林雨,老李带我们转来转去,在一个很远的地方找到一家大排档。老李平时工作时没什么废话,可只要到了酒场,话一下多了起来,中关村附近那家大排档便宜,那家的啤酒质优价廉他都说的头头是道,颇有酒场老手的风范。

北京有很多大排档,每当夜幕降临时,这些路边小摊就纷纷从城市的各个角落涌现出来,于是白天忙碌的人群便穿着简单的衣服落座于各个拍档之间,划拳喝酒,甚是快乐。我比较喜欢到这样的地方来,因为价格便宜,而且少了商场饭局的虚头巴脑,想怎么喝就怎么喝,喝酒这东西就得图个痛快,在公司的时候老陈知道我和老李都是能喝的主,好几次都要带我们去见客户,我们都借故推脱。在这一方面我能和老李达成不多的共识——和老陈一起去喝酒,那不是喝酒,那是遭罪。

今天酒局落座的方式很奇妙,好像是夏涛故意安排的,上首坐的是老李,接下来是夏涛,军子,李小萌,我,张雨。活生生的把一对姐妹拆散开。我忽然感觉好像我们几个老爷们在猥亵两位女生,觉得甚是不好意思,但张雨和李小萌倒是没说什么,好像对这样的安排并没有异议。

老李问我们:“今晚大喝还是小品啊?”

李小萌抢先问到:“什么是大喝,什么是小品啊?”

军子赶紧接茬:“这群爷们的黑话,大喝就是直接拿来一桶,猜拳喝酒,一次半扎杯,小喝就是一杯一杯的要。”

“大喝吧,免得像上次一样,小二不乐意了!”夏涛说。

我们一听都笑的前仰后合,上次也是在一家大排档,也是我们几个人,开始没打算多喝,于是就一杯一杯的要,没想到喝到后来酒虫子勾了上来,几个人轮番的要酒,一拳一杯的喝,小二没干别的,就为我们这一桌服务了,后来小二看出形式不对,以为我们是踢场子的,叫来一干人等打算和我们打架,老李当时喝的已经有点醉,就拉着对方为首的一个光头说:“我猜,你是要揍我是不是?”当时那光头一听这话都蒙了:“对啊,没错啊,怎么了?”老李更逗:“没事啊,我就问问。”“哎没事你乱说话!”说着就要揍老李,没想到这时的老李居然说了一句雷死人的话:“你打我可以,但别打翻我的酒杯,浪费了可不好!”那光头一听这话一下子就乐了,提起的拳头也放了下去:“看你小子也不像惹事的人,咱一起喝一杯啊?”夏涛听到这话,心想少一事是一事,就请大家坐下。这下可苦了小二,平白无故又多了几个人,而且都是一杯一杯的要,到了后来小二实在跑不动了,干脆搬过啦一桶,坐在我们旁边添酒。

慢慢的一扎桶啤酒摆在我们面前,张雨有些傻眼了:“天啊,你们就这么喝酒啊!”

军子又开始吹牛:“这算啥,我和吴颖两个人就能喝这么多!”

“军子,你丫不吹牛能死啊!”我承认我是个酒鬼,但是美女当前,有一个还是我印象不错的客户,可不能让她知道我是一酒鬼转世。

结果那天晚上我们还是喝了不少,加起来可能有一桶半。

 

 

5、

    那天晚上我们回家都快凌晨三点了,李小萌被军子送回学校,我很疑惑,凌晨三点寝室不锁门吗?结果李小萌说她在校外租了房子,和室友一起住。我很怀疑这是不是真的,因为军子那天根本没回我和他在回龙观的房子。
    张雨拒绝了我送她回家的好意,她说住的反正不远,自己走过去就到了,我也没再坚持,看到她打了一辆车,我也就回去了。
    回到房子后很久我都没有睡着,看着兜里的一万块钱,忽然觉得这个女孩很不简单。对这样的女孩,想要让她做自己的女朋友,首先要看看自己的条件是不是符合,否则的话,最好还是老老实实的做孤家寡人。
    我没有想过让张雨做我的女朋友,但是却比较欣赏这个女孩子,虽然和她正式面对面的接触不到几十个小时,但她身上透着的那股子江南美女的劲道,着实让人感到心旷神怡。
    北京城作为中国的心脏,每年有数以百万计的各地美女涌入,但是很少有哪一个让我感到心动的,来到北京三年时间,唯一让我一见面心就狂跳的只有我的女友李爽。
    初次和李爽见面实在是很巧合,06年我在上海出差,回北京的时候飞机晚点,无聊便在虹桥机场的候机楼打量路过的每一个美女,这时李爽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你好,请问七号登机口在那里?”
    说实在的,我一向对于国内机场只见大不见精的特征颇为反感,前段时间去广州,新白云机场让我下了飞机后转了整整一个小时才找到机场快线。机场大没关系,你倒是标明路怎么走啊!所以,眼前这个不算漂亮的小女生找不到登机口很正常。
   “你是去北京吧,我也是,七号登机口现在还没开,飞机晚点了,你可以在这里和我一起等一等,过一会登机咱俩一起走。”
   “好,谢谢你!”说完,这个女生就安静的坐在我的旁边,并拿出耳机插到耳朵里。
    那是我第一次在现实生活中看到《爱情呼叫转移》里的watch me手表,很精致。也就是因为这块手表,我和李爽聊了起来。
   “小姐也是北京人?”我主动搭讪。
   “哦,不是,我是黑龙江的,只是在北京工作。”这小妞说自己不是北京人,可是嘴里一股子纯真的京腔让人辨不清虚实。
   “你是做什么的?”
   “化妆,美容。”
   “不错啊,你们这行这些年可是没少捞钱!”
   “还好吧!现在也不行了,好多项目国家不让做了。”
   “金丝植入吧!”
   “对啊,你很清楚哦!”
    废话!我在心里暗暗的骂了一句。前段时间焦点访谈天天曝光,同时遭殃的还有什么丰胸针、除皱针之类的,全国各族人民除了不看新闻的,谁不知道那档子破事!
但是嘴上还是很客气的说:“呵呵,只是看新闻比较多而已。”
    后来等了很久机场的大广播才通知开始登机,没想到这小妞的座位还和我的在一起,于是又是一路高谈阔论,到首都机场后,互留了电话,便分开了,没过多久,她便成了我的女朋友。

    那天晚上很久我才入眠,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都已经十点多了,赶紧给马文婷打了电话托她请假,我换好衣服赶紧出门到张雨公司去。
    到张雨公司楼下的时候,她正在送一位客户出门,远远的看到我,就冲我挥手,我赶紧走过去,再三的道歉,并说明昨晚没睡好,所以今天早上起的比较晚。
   “不用解释啦!我早就知道你会迟到,所以就没安排今早的时间,不过你现在来了倒也没关系,我先安排你和开发组的同事聊聊。”
     我原本以为这么小年纪一个小丫头片子都能做副总的公司能有多大,但是电梯门一开我才发现我错了,他们公司把整个一层楼都包了下来,进进出出的员工少说也有一百多号人。
   “这些都是蓝扑的产业?”我惊讶。
   “没错啊,这一层都是蓝扑公司,这边行政企划,那边是开发部。”
   “天哪,比我们公司足足大两倍还多呢!”
   “要不吴大才子考虑来我们这里上班啊?”张雨趁机挖我。
    要是在一个月以前,我肯定二话不说就答应这邀请,但是现在我还没忙完老陈那边的SNS策划案,现在走,也算是很不负责的行为,而且,原本是自己的网友,况且年纪还比自己小,让这小丫头做了自己的领导,岂不是很丢人的一件事?
   “谢谢张总的邀请的,我一四处漂流的孤家寡人,怕到了贵公司不到几个月又想着到处乱跑了,而且我不怎么喜欢大公司的束缚,还是小公司比较适合我,张总这边如果有需要,随时说话,我直接过来就是了,何苦用一个职位来约束你和我的私交呢?”
   “别开口张总闭口张总的,听着这么难受,叫我小雨就成了,不过你说的也是,你先完成这个项目吧,等你想来这里的时候,开个口,位置给你留着!”这小丫头还是蛮通情达理的,话都说到这里,我也没好意思再说下去。
   “行,只要我那天流落街头了,马上来投奔张总……不对,马上来投奔小雨美眉。”

    张雨带我来到他们的开发部,然后找来一个秃子:“刘哥,这是我外聘的策划师,也是我的朋友,吴颖。”说完又指指那秃子,对我说:“这是开发部的负责人,刘成福,你叫刘哥好了,他比我们都大。”
    那秃子诚惶诚恐的点点头:“好的,好的,张总放心,我一定和吴策划好好配合!”
    一阵寒暄过后,秃子带我去开发部的会议室,不一会,开发部的几个项目组长都纷纷来到会议室,张雨让我坐在上首,而她坐在我的旁边。
    秃子开始跟我说这个项目的起初规划。其实张雨他们这个项目要是论想象力的话,绝对是一个有想法的好创意,但是实现起来却相当具有挑战性。
    其一,在中关村这个地方,网站比比皆是,拉出个扫地的大妈都有自己的个人网站,何况那些专门服务于互联网的,多如牛毛的公司。你一个SNS社区想要在这样一个地方立足,前期推广就得花不少的资金。
    其次,VC凭什么就要信任你,凭什么就要进入你的网站呢?我很早以前看过很多寻求VC的项目网,那些网站上有八成的项目都是明摆的骗人钱,剩下两成的项目中,只有很少的项目具有可行性,这样的状态,VC投资无异于扔钱,没有一家VC会没事烧钱玩。
    这样一来,项目无法进入社区,VC更是少之又少,那么整个SNS社区就等于是一个空壳,一旦策划失败,估计这样的网站每天连10个IP都没有。
    我把我的想法告诉张雨和开发部的那几个组长们,开发组的人好像对这个并不感冒,倒也不怪他们,他们的任务就是完成上面交代给他们的任务,至于有没有访问量跟他们没有丝毫的关系,他们最关心的就是任务是否完成,月底有没有奖金之类,倒是张雨,听到我说的这些想法,皱起了眉头。
   “不过办法也不是没有。”看到张雨皱眉,我不想再卖关子。
   “做这样的网站,只要在开始的时候虚拟出一些用户,或者找到几个真正可行的项目,,然后邀请张总你认识的VC讨论融资,等成了第一单,那就什么都好说了。”
    张雨一乐:“这个办法我倒是想过,但是确实没有合适的项目,VC我倒是认识一些,但也必须给人家真东西,人家才肯融资的。”
    要是仅仅有这一个主意,我也不会在老陈的公司做首席策划师,但是暂时我还不想漏那么多给张雨,毕竟第一次合作,不太了解对方的底细,所以还是留一手比较好,因此我又接着往下说。
   “项目的事情很好办,我认识很多手里有好项目但是没有资金的朋友,这几天回去以后可以好好给你物色几个,你先多找几个VC就好了。”
    这个项目策划会只开了半个小时就结束了,张雨执意要留我中午一起吃饭,并说下午没事,可以再好好谈谈这个事情,我不愿意一个人呆在家里睡觉,也就应承了下来。
    吃饭的时候,张雨问我:“你现在手头有多少项目?”
   “你认识多少家VC?”
   “有几家吧,只要有好的项目,融资应该没有问题的。”
   “哈哈,这下看来我有能捞着不少好处了!”我说的这倒是实话,因为现在找VC的项目实在是太多了,很多人都相互打听怎么才可以联系到风投,我身边有好多朋友都在找这个,这次张雨说出这个想法,看来我又能从中捞不少的介绍费了。
   “我就知道你没安好心,不过这倒也是个机会!”
   “是啊!捞钱的好机会!”
   “谁跟你说这个啊,我觉得,你可以自己策划一个项目,放在我的站上,你看你身边的朋友,老李和夏涛可以做技术,军子做体验,你做策划,一个项目组就成了啊!”
    对啊!这小妞看来真是不简单,我怎么没想到这个!于是说了一声没错,赶紧给军子打电话。
    结果电话响了半天军子才拿起来,第一句话是:“吴颖啊,今天我没去老陈说什么了?”
    我靠!这大爷居然也没去!“你大爷的!你鬼混到现在还没去公司??我也没去,不过朕比你好多了,朕请假了!”
    电话那边的军子明显一惊:“什么?你也没去!大爷,我还指望您今天给我档档呢!”
    旁边一个女孩子的声音,睡意朦胧,但明显可以听出是李小萌“吴哥今天也没上班?”
    我大叫一声:“祖宗,你到现在还在床上呢?还勾引未成年~!?”
    张雨听见这个,马上问:“什么?小萌和李军在一起?还在床上?”虽然语气算是比较平静,但我明显看的出来她脸上的愤怒。
    我没搭茬,赶紧跟李军说:“你小子,我现在和张雨在一起,你最好赶紧送小萌去上学,然后再给我打电话,我告诉你我们在那里!”
    放下电话,我看到张雨气的直哆嗦,嘴里不停的念叨:“这死丫头,这死丫头,让我舅知道了不骂死我才怪呢!”
    我赶紧劝张雨:“你也别生气,估计人家两个也只是昨晚闹的太晚,一下睡晚了呢?”
   “反正今天我绝对饶不了李军!”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看到张雨拳头紧握。

  • 0
    点赞
  • 5
    评论
  • 0
    收藏
  • 一键三连
    一键三连
  • 扫一扫,分享海报

相关推荐
程序员的必经之路! 【限时优惠】 现在下单,还享四重好礼: 1、教学课件免费下载 2、课程案例代码免费下载 3、专属VIP学员群免费答疑 4、下单还送800元编程大礼包 【超实用课程内容】  根据《2019-2020年中国开发者调查报告》显示,超83%的开发者都在使用MySQL数据库。使用量大同时,掌握MySQL早已是运维、DBA的必备技能,甚至部分IT开发岗位也要求对数据库使用和原理有深入的了解和掌握。 学习编程,你可能会犹豫选择 C++ 还是 Java;入门数据科学,你可能会纠结于选择 Python 还是 R;但无论如何, MySQL 都是 IT 从业人员不可或缺的技能!   套餐中一共包含2门MySQL数据库必学的核心课程共98课时   课程1:《MySQL数据库从入门到实战应用》   课程2:《高性能MySQL实战课》   【哪些人适合学习这门课程?】  1平时只接触了语言基础,并未学习任何数据库知识的人;  2对MySQL掌握程度薄弱的人,课程可以让你更好发挥MySQL最佳性能; 3想修炼更好的MySQL内功,工作中遇到高并发场景可以游刃有余; 4被面试官打破沙锅问到底的问题问到怀疑人生的应聘者。 【课程主要讲哪些内容?】 课程一:《MySQL数据库从入门到实战应用》 主要从基础篇,SQL语言篇、MySQL进阶篇三个角度展开讲解,帮助大家更加高效的管理MySQL数据库。 课程二:《高性能MySQL实战课》主要从高可用篇、MySQL8.0新特性篇,性能优化篇,面试篇四个角度展开讲解,帮助大家发挥MySQL的最佳性能的优化方法,掌握如何处理海量业务数据和高并发请求 【你能收获到什么?】  1.基础再提高,针对MySQL核心知识点学透,用对; 2.能力再提高,日常工作中的代码换新貌,不怕问题; 3.面试再加分,巴不得面试官打破沙锅问到底,竞争力MAX。 【课程如何观看?】  1、登录CSDN学院 APP 在我的课程中进行学习; 2、移动端:CSDN 学院APP注意不是CSDN APP哦  本课程为录播课,课程永久有效观看时长 【资料开放】 课件、课程案例代码完全开放给你,你可以根据所学知识,自行修改、优化。  下载方式:电脑登录课程观看页面,点击右侧课件,可进行课程资料的打包下载。
©️2020 CSDN 皮肤主题: Age of Ai 设计师:meimeiellie 返回首页
实付
使用余额支付
点击重新获取
扫码支付
钱包余额 0

抵扣说明:

1.余额是钱包充值的虚拟货币,按照1:1的比例进行支付金额的抵扣。
2.余额无法直接购买下载,可以购买VIP、C币套餐、付费专栏及课程。

余额充值